朱阿噗 作品

還冇適應新身份

    

風太乾燥,便開啟了小時候外婆給的電熱毯,感受著那漸漸升起的溫暖。待溫度上升後,她感覺異常舒適。陳舟恰好讀完了最後一章小說,打算先眯一會兒再關電熱毯。然而,命運卻在此時開了一個殘酷的玩笑,電熱毯竟然漏電了!無情的電流在陳舟身上肆虐,活生生地將她電死了,陳舟閉眼就此認命,從此一名中醫界閃耀的新星就此隕落。待陳舟再次緩緩睜開雙眼之時,她驚愕地發現周圍的環境絕非自己熟悉的家,心中滿是好奇,便開始仔細地觀察...-

小桃趕緊伸手捂住陳舟的嘴,連聲說道:“呸呸呸,小姐可千萬彆亂說話。”

陳舟見到小桃如此關心自己,心中頓時一暖,她拉過小桃的手,微笑著說:“好啦,我知道了,我不會再說那些不吉利的話了。”

小桃看著陳舟那親切的笑容,心中的擔憂稍稍減輕了一些,她輕聲說道:“小姐,你放心,不管發生什麼事情,我都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。”

陳舟點了點頭,感激地說:“有你在我身邊,我感覺安心多了。小桃,你能跟我說說我以前的事情嗎?我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誰,為什麼會在這裡。”

小桃如實告知陳舟:“小姐,您名為薑凝,剛剛那位乃是您的父親,薑祿……”

正當小桃準備繼續往下說時,陳舟滿臉生無可戀地問了一句:“我是不是還有個姐姐叫薑禾?我在這個家並不受寵?我是因母親病逝纔回來的吧?”

小桃開心至極:“小姐,您都記起來了?”

陳舟陰沉著臉:“可不就是嘛……這不就是我纔看完的那本小說嘛!”

”陳舟聲音極小,小桃疑惑地問道:“小姐,您在說什麼呀。”

陳舟即刻換了一副笑臉:“然而我想不起來究竟是誰害我的……”

小桃東張西望打量了一圈後,走到陳舟耳邊輕聲說道:“我懷疑是大小姐……”

陳舟緩緩地搖了搖頭,神色堅定地說道:“絕對不可能是薑禾害我,害我的另有其人。”

小桃滿臉狐疑,大惑不解地詢問:“那到底是誰與小姐有如此深重的仇恨呢?”

陳舟輕聲迴應道:“我也並不清楚,你先替我梳洗一下吧,我在床上躺了這麼久,實在是想出去走走,活動一下筋骨。”

小桃聞言,急匆匆地跑去打水,準備為陳舟梳洗。

陳舟在屋內緩慢地轉了一圈,目光四處打量著,心中暗暗感歎這房間竟是如此的簡陋。

她靜靜地坐在鏡子前,仔細地端詳著薑凝這張臉龐,心中不由自主地湧起一股惋惜之情,輕聲歎息道:“實在是太可惜了呀,這張臉如此乾枯,顯然是因為營養不良的緣故,倘若不是這般,那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顏又怎能輪到薑禾呢。”

小桃打好水回到房間,一進門便看到自家小姐正在對著鏡子發呆。

小桃走到陳舟身邊,輕聲說道:“小姐,您的容貌其實絲毫不遜色於大小姐……”

陳舟微微點頭,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:“薑凝這張臉確實比薑禾更為精緻,等再過幾日,我定會讓你親眼見識一下什麼叫做妙手回春。”

小桃對小姐的話似懂非懂,但她並未繼續追問,而是聽從小姐的安排,任由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陳舟和小桃剛剛走出薑府,正準備登上馬車。

就在這時,不遠處傳來一陣聲音:“薑二小姐身體恢複好了?”

陳舟聽到這句話,起初有些茫然,還冇有反應過來自己的新身份。

她略微遲疑了一下,目光中透露出一絲困惑。

-他不適之處呢?”陳舟微微皺了皺眉頭,輕聲回答道:“我總感覺自己忘記了一些事情,對這裡的一切都感到非常陌生。”周大夫沉默了片刻,站起身來,拉著小桃走出了房間,壓低聲音說道:“小姐恐怕是失憶了。”小桃一聽,眼淚頓時像斷了線的珠子般滾落下來,她焦急地問道:“那怎麼辦啊周大夫,小姐本來就命運多舛,如今什麼都不記得了,以後豈不是更要受儘欺淩了嗎?”周大夫無奈地搖了搖頭,歎息著說:“目前也冇有什麼更好的辦法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