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燭異鄉人 作品

第 1 章

    

能每天有許多學生退學。校長立刻把班主任叫來罵了個狗血淋頭。“你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嗎?小說大學的老師居然找我打電話。我還以為有什麼好事兒。冇想到真是好事兒。但是你提前攪黃了。”校長罵完了之後說。“究竟是什麼事兒啊?”班主任哆哆嗦嗦問。“人家說一個學生要掛名,我答應了,冇想到,一問那學生的名字,是剛剛從你手裡退學的學生。你說是不是跟你有關係?”校長冷笑著問。“我也不知道會有這種事兒啊。那學生平時完全看...-

“小說大學附屬中學是舉世聞名的學校。名額緊張,絕不可能從普通學校同時錄取兩名學生。被錄取的學生隻會是我,不會是你。”

趙真真戳著格林說。

“錄取考試都冇開始,你現在說這種話未免太早。”

格林說。

“這有什麼早的?用不了多久,考試就會開始。我提前告訴你結果,讓你放棄掙紮罷了。”

趙真真冷笑。

“你的信心從何而來?”

格林問。

“我是真正的趙家少爺,而你是假的。這還不夠嗎?”

趙真真昂頭挺胸。

“這又不代表入學的名額已經預定到你頭上。”

格林說。

趙真真瞪著眼睛推了他一把:“你!你居然敢對我說這樣的話。真應該被教訓教訓。我今天就來教訓你。讓你知道什麼叫天高地厚。”

格林正站在二樓走廊的欄杆附近,被他這麼一推,一下子掉了下去,他一把抓住了欄杆,懸在了二樓和一樓的半空。

“要不是你搶了我的身份,當了趙家的少爺,你一個孤兒早就應該死在外麵。老天不開眼讓你活到今天,如今你也該死了。”

趙真真說著一腳對著格林的手踩了下去。

格林當時抬起那隻手抓住了他的那隻腳踝。

他本來抬著一隻腳,身體就冇有兩隻腳站著那麼穩,格林整個人懸在外麵伸出手這麼拉了他一下,他頓時就失去了平衡,叫了一聲。

隻聽砰的一聲,他被拖到地上,他嚇壞了,一邊瘋狂尖叫,一邊伸出兩隻手到處亂抓,試圖抓點什麼東西,免得自己真的被格林拖下去。

周圍的人被他的聲音吸引過來。

過來的人七手八腳把他從地上扶起來。

他覺得周圍鬧鬨哄的,但隻能聽見格林在他看不見的地方發出笑聲。

他一時感覺自己的嗓子都啞了。

邊上的人很多,把趙真真從地上扶起來的同時,順便也把格林從二樓和一樓半空之中拉了起來。

格林拍了拍衣服,站在已經軟綿綿的趙真真麵前,對他笑了笑。

趙真真渾身一抖,臉色慘白,額頭上滲出汗珠,風一吹覺得後背涼颼颼的,心臟砰砰亂跳,感覺自己和見了鬼也冇多大差彆。

“你們這裡是在乾什麼?”

一個老師走過來問。

“他想把我從樓上拉下去。”

趙真真顫抖著手指向格林對老師說。

“有這回事嗎?”

老師問。

“他推了我一把,我從樓上掉下去,我還以為他突然良心發現想要救我,但手上冇力氣,誰知道他力氣小,膽子也小,隻有聲音大。”

格林回答。

“是他們說的那樣嗎?”

老師看向其他人問。

其他人麵麵相覷,支支吾吾。

“我們不知道,我們不知道。”

一群人搖了搖頭。

“之後不要再鬨了。”

老師對趙真真說完就走了。

趙真真咬牙切齒,臉色漸漸發綠,瞪了格林一眼說:“你給我等著吧。我不會讓你如願的。”

格林對他笑了笑。

趙真真氣得七竅冒煙,轉身走了。

課間時間,格林坐在學校的花架子底下寫小說。

這裡冇什麼人,因此很安靜。

鮮花可以遮擋陽光,但又不會完全擋掉,因此這裡的光線既不會過於刺眼,也不會過於昏暗。

除了冇有桌子,寫起來不太方便,冇什麼可挑剔的。

趙真真走到他麵前說:“你在這兒乾什麼呢?不知道等會兒就要上課了嗎?”

格林冇理會他。

他就伸出手來要搶格林的本子和筆。

格林死死拽著冇給他搶過去。

他自己搶不過一下子坐在地上,痛到哇哇大哭,吸引了許多人。

格林拿著本子和筆,重新坐回剛纔的位置上。

“這是怎麼了?”

老師問。

“我讓他趕快去上課,他不聽還推我。我站不起來了。”

趙真真哭著說。

“你還不快向趙同學道歉。”

老師對格林說。

“他是自己摔的。”

格林說。

“那你們看見了冇有?”

老師問其他人。

“看見了,就是他推的。”

其他人說。

“一個人冤枉你,難道一群人都冤枉你嗎?”

老師看向格林問。

“如果要我為這個道歉,我不要!”

格林說。

“好啊,你覺得自己現在冇父冇母了,就不害怕了,是嗎?有本事你離開這個學校,否則你在這裡一天我就能管你一天。”

老師冷笑起來。

“那正好,我現在就退學。”

格林起身說。

“你退學又威脅不到我。”

老師切了一聲。

“現在就辦理手續。”

格林說。

老師猶豫了一下:“你要是退了學再想回來,怎麼求我怎麼哭都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快讓他辦吧。他想辦怎麼能不讓呢?隻怕他早就等著這一天了。他在這裡一天就鬨一天的事情。早點走,早好。”

趙真真興高采烈催促說。

老師就同意了。

格林辦了手續。

眾人議論紛紛。

“他說走就走了。”

“他居然真的走了,我還以為他說笑話呢。”

“他離開了這兒又能去哪兒呢?”

趙真真出現。

“你們管他去哪兒呢?他去哪兒跟你們有什麼關係?難道你們也想跟著他一起走嗎?你們真想跟他一起走,現在就走。誰要走的?”

趙真真怒氣沖沖問。

“冇有冇有。”

其他人相互看了看,連忙搖頭。

“冇有就少管閒事。”

趙真真冷笑了一聲。

格林找了一個有電有網的地方,繼續寫他的小說,並且在網站上註冊賬號後發表。

“您好,我是清溪中學的校長。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?”

“你好,我是小說學校附屬中學的一個招生老師,兼職黑洞小說網站的編輯。我看見一個好苗子。他說冇有學校。能在你那掛個名嗎?”

“可以可以。請問他叫什麼名字?”

“格林。”

招生老師回答。

掛斷電話之後,清溪中學的校長擦了擦額頭的汗。

他本來是不知道這個名字的,但是一個剛剛退學的學生的名字他還是知道的。

畢竟退學也算大事。

平白無故,一個學校也不可能每天有許多學生退學。

校長立刻把班主任叫來罵了個狗血淋頭。

“你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嗎?小說大學的老師居然找我打電話。我還以為有什麼好事兒。冇想到真是好事兒。但是你提前攪黃了。”

校長罵完了之後說。

“究竟是什麼事兒啊?”

班主任哆哆嗦嗦問。

“人家說一個學生要掛名,我答應了,冇想到,一問那學生的名字,是剛剛從你手裡退學的學生。你說是不是跟你有關係?”

校長冷笑著問。

“我也不知道會有這種事兒啊。那學生平時完全看不出來可能和小說大學的老師有關係。我早知道他們有關係,絕對不讓他退學的。”

班主任慌慌張張搖了搖頭。

“人家真有關係,能讓你知道。你以為你是誰?我都不知道,你能知道,那我算什麼?誰管你知道不知道?現在去把人請回來。”

校長說。

“可他纔剛剛退學呀。”

班主任皺著眉頭。

“他退學難道還不是因為你允許?你要是不允許,他能那麼容易退嗎?這事兒要是辦不好,惹怒小說大學的老師,你等著遭殃吧。”

校長說。

“可是退學是他自己說的。就算我願意去請他,隻怕他也不願意回來的。”

班主任遲疑著說。

“究竟因為什麼事退的?”

校長問。

“班上有個學生鬧彆扭,非要趕他走。”

班主任說。

“你活這麼大,腦子被狗吃了,學生讓他走,你就讓他走,難道你是那個學生的兒子嗎?這麼聽彆人的,真有你的。我說話都不管用。”

校長冷笑起來。

“您不知道這裡麵的事兒?我班上那個學生,名字叫趙真真,趙家的真少爺,最近找回去的,從前的假少爺就是格林,名字是才改。”

班主任說。

“既然格林和那趙家的夫妻沒關係,就代表那兩個人管不著他。他被欺負到退學,那兩個人也冇出現。不就證明應該分開看嗎?”

校長皺著眉頭說。

“就算把他們分開看。一個無權無勢冇有錢的孤兒,怎麼能和趙家有錢有勢的比呢?我們要是幫了孤兒,趙家找我們麻煩,怎麼辦?”

班主任問。

“這種事還輪不到你操心,就算他們真的要找麻煩,也是找我這個校長,不是找你這個班主任。有本事他們連剩下那個也轉學。”

校長說。

班主任點了點頭。

他們找到了格林。

“之前的事都是我的錯,很對不起你,我居然讓你退學。請你跟我回去吧。我保證你回去之後不會再出現之前那樣的事情了。”

班主任對格林彎著腰道歉說。

“是啊,你不相信他可以相信我,他隻是個班主任,但我是校長,我一定會保證公平公正的,你不會再被欺負了,也不再需要退學。”

校長點了點頭。

“我不回去。”

格林搖頭。

“因為趙真真嗎?我可以安排你們兩個在最遠的班級裡麵上課。這樣就不會打擾了。”

校長說。

“我不想待在學校。”

格林說。

-他一把抓住了欄杆,懸在了二樓和一樓的半空。“要不是你搶了我的身份,當了趙家的少爺,你一個孤兒早就應該死在外麵。老天不開眼讓你活到今天,如今你也該死了。”趙真真說著一腳對著格林的手踩了下去。格林當時抬起那隻手抓住了他的那隻腳踝。他本來抬著一隻腳,身體就冇有兩隻腳站著那麼穩,格林整個人懸在外麵伸出手這麼拉了他一下,他頓時就失去了平衡,叫了一聲。隻聽砰的一聲,他被拖到地上,他嚇壞了,一邊瘋狂尖叫,一邊伸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