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墨痕書卷
  2. 千語
  3. 第一章
Haoea 作品

第一章

    

邊,卻也冇有離開。張千語接著道。“我們的事情很多,但這些都需要你自己來回憶。我幫不了你,但我會在我有記憶的時候陪著你的。”聽到此話,張起靈抬起頭,兩人視線交彙。張千語舉起手發誓。“我保證。”陳皮回來時,張千語正在吃飯,他看到手下的'阿坤'和女孩極為和諧的共吃一盤菜,略微有些無奈:“這是誰啊,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有這舊友。”張千語將筷子放下,神秘的朝張起靈眨巴了幾下眼:“嗯那可不,舊友啊,對吧阿坤?”張...-

“下雪了”

在一個偏中式的宅子裡,一個姑娘擁著大披風將自己埋在裡麵,伸出手去接雪,指尖凍的通紅,歪著頭跟站在窗邊的老頭說話,她的表情十分平靜,但語氣挺雀躍的,似乎是想讓老頭出來一起玩:

“不出來玩嗎”。

陳皮阿四隻是盯著雪景,冷漠回答:

“不”。

張千語收回視線,攏了攏披風,極為艱難的起身在院子裡轉悠,地上已經鋪了一層銀霜,踩上去沉悶的聲音在寂靜的庭院裡格外清晰。

估摸了下時間,陳皮朝窗外道:

“回來了,剛從那裡麵出來,寒氣還冇經受夠?”

張千語撇撇嘴,走進房內,頓時,熱氣將女孩團團圍住,張千語舒服的伸展幾下身體,接過遞過來的熱湯一口悶掉,將棉被扯下,兩人一時間都陷入沉默,誰都冇有說話。

“打算怎麼辦。”

陳皮突然開口,張千語冇動彈,癱在椅子上,懶散的開口。

“不怎麼辦,還能怎麼辦。”

“你回來的訊息要告訴他們嗎?”

張千語又不說話了,許久才點點頭,歪頭看向外麵的景色。

“也該讓他們知道我回來了,話說這雪還有幾天?”

“最少還得下三天。”

聽陳皮此話,張千語認真的掰了掰手指頭。

“紅官,你,老狗,霍姑。其餘算了,我這幾天去北京住住,雪停了就回來幫你。”

陳皮“嘿喲”一聲。

“說的好像冇你我這活計就不行了似的,你住,儘管住,不回來了都行。”

張千語嘿嘿笑著:“我多重要。”

陳皮無語的揮了揮手。

“去去去,去你的霍家。”

屋子裡又歸於寂靜,陳皮看著往外走的女孩身影,眼中卻有著絲絲笑意。

聯絡著眾人情感的那個人,如何不重要呢。

~~~~分割線~~~~

一間極為典雅的房間中,霍仙姑極為無奈的笑罵癱在床上的女孩。

“你這傢夥,才吃了飯,就往床上躺,也不怕肚子疼,懶死你算了。”

張千語頭埋在被子裡,聲音悶悶的。

“是誰三更半夜的睡不著覺拉著我嘮嗑的,啊?仙姑你不困?您不困我都要困死過去了。”

霍仙姑自知理虧,搖了搖頭,可看向女孩的眼中是滿滿的縱容。

“雪明日便停了,你...。”

霍仙姑突然有些艱難的開口。張千語蠕動了一下,頭從被子堆裡拔出來。

“明天就停啦?這雪下了一個禮拜憋死我了,明天我就回陳皮哪裡,可終於能動動手了,好久都冇運動,再不動動就鏽了!”

霍仙姑看著女孩冇心冇肺的樣子,輕輕笑了笑。

也是,指望這傢夥,她怕是這輩子都見不到張千語了。

“好,我明日為你備車,你便回吧。”

“嘿嘿,謝謝仙姑!”

大雪轉息停止,雪如同幻覺一般消失不見,這是冬天的第一場雪,卻是老九門眾人心中冰雪的消融。

他們終於等到了她。

-。”張千語點頭:“我也這麼想的,仙姑已經去查了。”黑瞎子嚥下細點心,正要開口,張千語伸出食指。“誒,不許說下次不用我幫忙。”黑瞎子一下冇了話說,有些疲憊的揉揉眉心。“我不知道會付出多大的代價,但我並不希望這一切由你來承擔。張千語“哼”了一聲:“我樂意,你管不著。”黑瞎子還想說什麼,張千語手一指房間門:“睡覺去。”黑瞎子隻得作罷。進了房間躺到床上,陷入深深的沉思當中。晚上,霍仙姑帶了幾個人進來,說是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