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墨痕書卷
  2. 係統也有係統
  3. 自主意識覺醒
謝知隅 作品

自主意識覺醒

    

當然不會放在心上,德意誌國防部長能有什麼權力?打嘴炮而已……一個女性政客,這時候跳出來質疑我這個‘騎士喬’,她肯定會後悔的!”弗朗茨看著一臉輕鬆的喬加,他微微的點了點頭,說道:“艾米娜公主在巴黎落地了……馮萊恩本身就是比較激進的女權主義者,也許這次她會站在你這邊也不一定。”說著弗朗茨鬆弛了舒展了一下手臂,笑著說道:“胡狼,艾米娜公主是近代人權的奇蹟。如果你不提醒,我都忘記了,你抓住了一張絕好的牌!...-

萬豪酒店的總統套房內……

喬老闆坐在會客區的沙發上,側對著窗戶感受著溫熱的陽光……

雖然阿尤豎在他側麵的透明防彈盾牌有點煞風景,不過喬加表現的倒是非常自在,倒是坐在他對麵的德意誌外交官弗朗茨表現的有點尷尬。

喬加端著咖啡喝了一口,然後嫌棄的把略微有點發酸的咖啡放下,轉頭對著多裡安說道:“把萬豪的咖啡拉黑,順便問問他們有冇有興趣采購一點來自阿菲卡的優質咖啡豆。”

說完喬加對著弗朗茨聳了聳肩膀,說道:“老兄,你得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現在我的門口站著KSK,第九邊防大隊的人坐在酒店大廳裡。

我想知道你們到底是想要保護我,還是監視我?

然後我好調整自己的狀態,不然我的表達萬一出現了錯誤,會讓大家都很尷尬。”

弗朗茨摘下眼鏡,用一張餐巾擦了一下臉,然後帶上眼鏡看著對麵的喬加,說道:“胡狼,敘利亞征服陣線是最近才冒頭的一個恐怖組織。

他們接管了一部分伊西斯殘部,那裡麵有大批伊西斯在歐洲發展的極端分子。

他們是衝著你來的!

我知道伱肯定不怕他們,但是我們同樣不希望你在德意誌跟他們發生衝突。

慕尼黑安全會議非常重要,各國高層和民間組織都會出席。

我們不得不小心一點,希望你能理解!”

喬加搖頭說道:“我不理解!

你們用‘保護’作為藉口,限製了我的自由,讓我的行動被侷限在了一個很小的框架內。

弗朗茨先生,你知道嗎,這樣對我來說更加的危險,因為我的敵人不僅僅有恐怖分子,還有一些真正需要擔心的人。

我猜你可能心裡有數,但是你自己都不敢說出來……”

弗朗茨聽了,無奈的歎息了一聲,說道:“胡狼,你要相信我們的誠意和能力,德意誌不是隨便來個人就能肆無忌憚行事的國家。

你受邀前來參加會議,我們就會保證你的安全!”

喬加微微的點了點頭,盯著弗朗茨的眼睛,說道:“那麼那位克萊恩是什麼情況?

我信任那些KSK,因為我願意相信那些曾經跟我並肩作戰的夥計……

我相信那些有榮譽感的士兵,在瞭解P·B的風格後不會衝我開槍。

但是那些第九邊防大隊的人算什麼?

我覺得那位克萊恩對我很友好,但是他的做法卻又讓我有點不安……”

說著喬加看著眼角向下看著咖啡壺的弗朗茨,他認真的說道:“彆對我撒謊,我是士兵頭子,有些事情我看的比你更清楚。”

sir,作為一個朋友,我真誠的提醒你,想要拿我當誘餌,就要承受局麵失控的風險!

我不會配合你們,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……”

弗朗茨不知道怎麼的,他覺得麵前沐浴在陽光中的喬老闆突然變成了一頭獅子,那種強烈的威壓感讓他有些心悸……

麵對這種生理上的不適,弗朗茨咳嗽了一聲,藉著喝咖啡掩飾了一下自己的狀況……

幾分鐘之後,弗朗茨低頭說道:“關於克萊恩的做法,我可以代他向你道歉。

克萊恩對你冇有惡意,他是那種區彆於現代德意誌軍隊習慣的傳統的軍人。

他掌管的憲法保衛局,負責蒐集、分析、調查關於危害憲法實施的行為的情報,具體包括各種政治極端行為、恐怖主義行為、間諜行為……

他把征服陣線的行為視為嚴重的挑釁,所以……

胡狼,你在奧地利攔截的化學武器原本應該出現在德意誌,你挽救了我們的城市。

克萊恩曾經在很多場合表達過對P·B的欣賞,他甚至提出過想要組建一支類似P·B特戰隊的雇傭兵隊伍,去維護德意誌海外利益,並且把P·B視為首要合作對象。

當然,他的意見被駁回了,但是總參謀部卻在KSK內部增設了一支雇傭兵小隊的預算……

克萊恩並非想要拿你做誘餌……”

說著弗朗茨看著喬老闆似笑非笑的表情,他認真的說道:“現實看起來似乎是這樣,但是關鍵在於克萊恩不瞭解你跟那些人的問題。

他隻是單純的覺得,想要傷害你的人是恐怖分子。

胡狼,我不喜歡克萊恩,但是我必須要說,這傢夥是你的崇拜者,他對你絕對不存在惡意。

他的這些做法,在我看來,更像是想要在偶像麵前表現自己的強硬!

德意誌內部有一些軍人,他們特彆害怕自己被人瞧不起,並且有強烈的榮譽感和自尊心。

克萊恩就是其中的代表!

德意誌軍隊和警隊內部有很多人討厭克萊恩,但是冇有任何一個人覺得他不稱職!

請相信我們……”

喬加對於德意誌的軍隊和警隊瞭解的不算深,對於為什麼德意誌總參謀部會聽取一個保

衛局局長的意見,他也看不太明白。

不過喬老闆猜想,克萊恩所在政黨,估計在德意誌有點話語權。

弗朗茨說的天花亂墜,還通過一些話術不著聲色的拍了喬老闆的馬屁,不過喬老闆纔不會把自己的安全寄托在不相乾的人身上。

看著表情非常無奈的弗朗茨,喬加猶豫了一下,笑著說道:“這樣吧,你們的人都可以留下,但是我保留自衛的權利。

當然,P·B的自衛和其他人理解的有點不一樣,但是我保證這種行動隻會發生在我遭遇襲擊的時候……

這點必須要落在紙麵上,冇有問題吧?”

弗朗茨看著喬老闆的眼睛,兩人對視了幾秒之後,這位五十多歲的外交官明白這是喬老闆的底線了。

看了一眼體型嚇人的阿尤,還有造型恐怖的犀牛,弗朗茨苦笑著點頭說道:“我會去跟克萊恩交涉……

我不太懂軍事上的事情,但是,嗯,彆用威力超過9毫米的彈藥,行不行?”

喬加一聽,攤著手說道:“我和我的人都冇有帶大威力的武器,其實我是信任你們的。

我非常尊重類似克萊恩局長這樣,有職業自尊心和驕傲的硬派軍人,不是逼不得已,我保證不會做出格的事情。”

弗朗茨一看自己鬆口之後,喬老闆也跟著鬆口了,他微微的舒了一口氣,說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!

你放心,慕尼黑現在集中了聯邦警察中的精銳,安全問題還是有保障的。”

說著弗朗茨可能是覺得自己說的話裡有太多自我安慰的成分,他搖頭失笑著說道:“胡狼,請相信我們的誠意,我們的企業在阿菲卡有很多跟你們合作的地方。

對我們來說,你比某些貪婪的人更加重要!

我們的國防部長烏爾蘇拉·馮萊恩在某些事務上表現的有些,嗯,天真……

如果她在會議上說出什麼不利於P·B的話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喬加嗤笑著搖頭說道:“我當然不會放在心上,德意誌國防部長能有什麼權力?

打嘴炮而已……

一個女性政客,這時候跳出來質疑我這個‘騎士喬’,她肯定會後悔的!”

弗朗茨看著一臉輕鬆的喬加,他微微的點了點頭,說道:“艾米娜公主在巴黎落地了……

馮萊恩本身就是比較激進的女權主義者,也許這次她會站在你這邊也不一定。”

說著弗朗茨鬆弛了舒展了一下手臂,笑著說道:“胡狼,艾米娜公主是近代人權的奇蹟。

如果你不提醒,我都忘記了,你抓住了一張絕好的牌!

我現在明白,你為什麼毫不猶豫的來慕尼黑了,你知道那些人無法在這個時期通過官方給你製造麻煩,對吧?”

喬加攤著手,笑著說道:“其實都是巧合,也許是我運氣比較好吧……”

弗朗茨感覺到了喬加有些送客的意思,他果斷的站起來,說道:“那今天就到這裡,我會把你的態度反饋上去,同時協調好克萊恩那邊,儘可能不給你添麻煩。

現在距離會議召開還有4天的時間,如果冇有特彆重要的事情,我建議你還是不要離開酒店。

參加安全會議的有歐洲各國的首腦,我覺得你可以在這裡達成一些新的生意。

哦,我差點忘了,defence公司的人想要預約一個時間跟你聊一聊,他們的總經理現在就在慕尼黑……”

喬加愣了一下,然後反應過來,這個defence公司是大名鼎鼎的萊茵金屬下屬的防務公司。

幾乎所有軍迷耳熟能詳的德意誌高階坦克、裝甲車都是出自這家公司。

上次在巴西招標合成營的時候,萊茵金屬的人表現的扣扣索索,最後被喬老闆給踢出局了。

現在也門那邊的戰鬥進行的很順利,合成營展示引起了全世界軍方的關注。

經曆過實戰驗證的合成營,成了很多國家升級自家陸軍的最佳解決方案。

一個合成營大幾百萬也能解決,大幾千萬的豪華方案也有,這種戰鬥力下表現出來的價格適配性可太好了!

吉布提那邊的展會已經成了軍火峰會,也門戰場的實驗性,讓很大大公司拿出了更多的好玩意兒……

但凡有大客戶問價,他們就敢把東西送去也門讓那些廣告雇傭兵試一試。

穆卡拉城裡的恐怖分子和雇傭兵,已經被超現實的治安戰打得要崩潰了……

戰鬥強度說實話不算高,但是太煎熬了!

那些武裝到了牙齒的廣告雇傭兵,隨著各大廠商的讚助,已經從一開始的士兵逐漸向科幻方向開始轉變了……

雖然那些實驗武器效果高低起伏,不過光憑帥這一點,也足夠讓恐怖分子和那些倒黴的雇傭兵失去自信心了。

目前吉布提方麵的贏家是北方工業和尤格茵伯特……

也門戰場的廣告效應開始大麵積鋪開,兩支合成營表現極佳,配合兩家還算親民的價格,訂單開始

源源不斷的流入他們的口袋。

不過如果沙阿的合成旅訂單簽訂,法蘭西陸軍集團就會成為無可爭議的大贏家。

事實上法蘭西讚助的合成營,本身就是陸軍集團最先進的武器,除了價格不好,其他的無論是外形還是戰鬥力都是最好的!

現在萊茵金屬估計是看到了也門戰爭的收益,有些後悔當初的吝嗇,於是把defence公司的人派來,想要再接觸一下。

很多人都說德意誌人死腦筋,但是在喬老闆看來,德意誌人的所謂死腦筋,其實大多是優越社會製度和福利下養成的單純,還有一些是基於工業實力和製度自信而產生的傲慢。

有些情況下看似是死腦筋,其實就是錢冇給夠。

不過這次喬老闆不準備慣著他們了……

起身送弗朗茨離開的時候,喬加笑著說道:“我對德意誌的軍工不感興趣,你讓他們回去吧……”

弗朗茨愣了一下,無奈的搖頭說道:“胡狼,山貓步兵戰車是目前世界上最好也是最平衡的步兵戰車,他們隻是需要一個機會……”

喬加咧著嘴說道:“最好的?

冇有去高烈度戰場實戰過的山貓,也敢說自己的是最好的?”

說著喬加無所謂的說道:“不過你們說是就是吧,反正800萬歐元一輛的戰車我也買不起,更用不起……

不瞞你說,如果不是法蘭西人給的讚助,VBCI戰車我也用不起。

不過法蘭西人的大方收到了回報,沙阿決定要采購一個合成旅重建國防軍的陸戰體係。

輕型的輪式戰車在交通複雜的地區適應非常好,比山貓要好……”

弗朗茨一聽,無奈的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會把你的話原話帶給defence公司的人的。

胡狼,不是他們小氣,實在是山貓的成本太高了……”

喬加嗤笑著說道:“冇有足夠的訂單,成本當然會越來越高。

我反正還是第一次見到,這麼先進的模塊化戰車,成本卻降不下來的。

我尊重萊茵金屬對利潤的追求,那他們就應該尊重市場……

您說是吧?”

弗朗茨一聽,無奈的搖頭告辭……

走入電梯的時候,他拿出電話撥給了defence公司的人……

“想要胡狼鬆口,你們需要拿出一點能夠打動他的東西……

光有誠意是冇有用的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弗朗茨離開後,喬加去了萬豪酒店的一家泰國餐廳……

看著靠窗的位置上,克裡斯一臉尷尬的跟加爾西對坐,喬加走過去擠進了位置,笑著說道:“怎麼了?

你們看起來不太習慣新的關係……”

加爾西好像不太想談‘父子’的問題,他拿出了一份厚厚的檔案遞給了喬加,說道:“這是按照你的要求預先做的佈置,但是現在看起來好像不太用的到了……”

喬加接過檔案翻看了一下,對著加爾西豎起了拇指,說道:“老兄,你是我見過的最好的情報官,有冇有興趣跟我乾?

我在歐洲正好需要一個負責人,如果你願意,我就收購克裡斯情報公司,然後你就是這家公司的老大了。

我說實話,你的那些老夥計棒極了,隻要不去一線跟人開戰,他們依然是最好的間諜特工……”

加爾西看了一眼低頭不語的克裡斯,然後表情複雜的歎了一口氣,說道:“這個問題你跟克裡斯談吧……

我是老了,但是我還能繼續工作幾年!”

說著加爾西指著喬老闆手裡的資料,說道:“我們還是談談你的計劃,我做了很多的準備,但是昨天一場爆炸,讓我轉變了一些想法。”

喬加笑著說道:“你覺得應該把那個征服陣線頂上來當炮灰,是吧?”

加爾西點頭說道:“你隻是想要製造一點混亂,現在征服陣線完全可以滿足這方麵的要求,我們冇必要在節外生枝。”

喬加聽了,偏頭透過玻璃看著酒店大門附近的第九邊防大隊,他搖頭說道:“不,我覺得征服陣線的人不一定能頂住德意誌聯邦警察的打擊。

我得讓德意誌人覺得,征服陣線非常的危險,而且會對慕尼黑造成巨大的危害,然後在他們無計可施的時候,才能名正言順的介入其中。

馬修·羅伯特發動就在這兩天,我可不想到時候被隔離在酒店裡……

我說了要親手吊死卡特和奧爾布特,我就要說到做到!”

加爾西看著喬老闆一臉堅定的表情,他微微的點了點頭,說道:“堅持是一種好習慣!”

說著加爾西把一台預付費手機遞給了喬老闆,說道:“我已經按照你的要求佈置好了武器,計劃書背麵有幾個號碼,撥過去就能激發你提前送過來的東西。

我還在其他地方做了一些佈置,你覺得什麼時候開始比較合適?”

喬加把手機收起來,看了一眼一臉好奇的克裡斯,

笑著說道:“趕緊叫爸爸,不然待會兒你會被嚇得尿褲子……”

克裡斯一聽,緊張的說道:“你們可彆在這裡亂來?”

說著克裡斯看著喬加一臉認真的模樣,他轉向了加爾西,糾結了許久之後,低頭說道:“爸爸……”

加爾西愣了一下,老臉上出現了激動的紅暈,他努力的按捺住站起來的**,對著喬加點頭表示了感激,然後說道:“向後靠……”

喬加一聽,果斷的按著克裡斯的胸口,兩人一起貼在了椅子的靠背上……

“啪”的一聲脆響,側麵臨街的玻璃上出現了一個小洞……

不遠處保持戒備的多裡安一看情況不對,他奮不顧身的衝過來一把掀起了餐桌擋住了窗戶,阻擋外麵狙擊手的視線……

“狙擊手……”

隨著多裡安的大叫,酒店外的一個垃圾桶突然爆炸,濃重且帶著可疑味道的煙霧開始在街道上蔓延……

喬加看著遠處狂奔而來的KSK,他站起來一邊撤離一邊揮手大叫:“我能照顧自己,去街上疏散人群……”

(本章完)

-板坐在會客區的沙發上,側對著窗戶感受著溫熱的陽光……雖然阿尤豎在他側麵的透明防彈盾牌有點煞風景,不過喬加表現的倒是非常自在,倒是坐在他對麵的德意誌外交官弗朗茨表現的有點尷尬。喬加端著咖啡喝了一口,然後嫌棄的把略微有點發酸的咖啡放下,轉頭對著多裡安說道:“把萬豪的咖啡拉黑,順便問問他們有冇有興趣采購一點來自阿菲卡的優質咖啡豆。”說完喬加對著弗朗茨聳了聳肩膀,說道:“老兄,你得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...